木子梨

【凹凸世界】[安雷]Good Night

“你知道的吧,帕洛斯这个人靠不住。”
“嗯。”
“卡米尔,你的弟弟,他这么聪明,有没有跟你说过那种人很危险?”
“嗯。”
“我也警告过你,你们海盗团虽然很强大,但实际上内部并不太团结。卡米尔对你的忠诚坚定不移,他会一直站在你这一边。另外两个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帕洛斯。佩利没什么脑子,很容易就会被帕洛斯带着走。”
“嗯。”
安迷修几乎要给他气笑了,若不是对方伤势太重,他还真想把这满身血污的人给揪着领子抵树干上去好好质问一番:“你听进去了?你知道?那你还落得这般下场!”
昔日风光的雷狮海盗团迟早会分崩离析,不论是雷狮本人,还是常年对手安迷修,都心知肚明。
但谁又料到会这么快。
雷狮倚在盘虬缠绕的树根上,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不知想了些什么,就在安迷修凛冽似冰的目光的注视下轻笑出声。

帕洛斯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不仅策反了佩利,支走了卡米尔,联合了窥伺前五地位的其他参赛者们把他堵在火山口。
他不像嘉德罗斯,掉进岩浆还能完好无损地跟个石猴子似的又霸气侧漏地蹦出来。
虽然有所保留,但帕洛斯跟在他旁边那么久,对于他的习惯和攻击模式都琢磨了个七七八八。
一时间,他习惯保留实力,对局势判断有些误差,没有算到其他参赛者的埋伏,又被佩利和帕洛斯牵制……
才导致落在了下风。
雷神之锤几近破碎。
迫不得已,他消耗了近乎所有的原力,又断了一条手臂,阴紫落雷化作巨型雄狮,眸露凶光,咆哮着一跃而下,将周遭的一切毁灭殆尽。
包括除了他雷狮之外的,这片区域的所有活人。
他笑,他不羁,他孤傲。
那头电光闪烁的雄狮踱步走来,站在他的身边,挺直了背脊,向远方深沉地发出它最后一声低吼,狮尾笨拙地缠上雷狮的手指,阖眼化作万千雷光护在雷狮身旁。
杵着勉强存在的雷锤站在群山之巅,冷风夹杂着炽热气流割伤了他的脸颊。
他笑出了泪。
雷狮一跃而下,强撑着身躯继续行走,每遇到一个企图给予他最后一击的人,都将接受怒雷的裁决。
他走了很久,恍惚间他甚至觉得,他走完了一辈子。
直到他在一片丛林间碰见刚斩除完一片机械鬣狗群的安迷修——那些家伙闻到了他身上的血味,嗅到了他身上的五处贯通伤,才在深更半夜鱼贯而出,还顺路咬死了几名夜猎的参赛者。如此这般,才吸引了那个骑士道笨蛋过来伸张正义,并遇到了他。
护体的雷电能量消耗得七七八八,安迷修只消稍微动一动指,就能将它们撕开一个口子。

安迷修挫败地低下头:“恶党,你知道的吧,你这种伤我根本救不了你。”
雷狮凝视着他,不客气地哈哈笑:“你搞什么啊这么内疚,你是悬壶济世的神医?救不了就救不了,搞得像蒙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双方陷入沉寂。
柔和的月擦亮了雷狮的眼瞳。
安迷修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是多么勾人夺魄,象征着高雅、鬼魅而神秘的紫,在他身上又显出另一种只能用“雷狮”一词来概括的味道。
“……你帮我看一下卡米尔怎么样了。”
安迷修划开排行榜,雷狮的排名从第四上升为第二,这多亏了那么多人的积分,而且佩利和帕洛斯的积分本身也不少,还有,埋伏着围剿他的人也有几个排名前二十的。
卡米尔的名字依旧在上面。
“没死就行。他……我放心,以后一个人也能好好的。”
“你跟托孤一样。”安迷修本能地嘲了一句。
雷狮只是笑,伸直了独臂,失去拇指的手抚上安迷修的眼。
“安迷修,你的眼睛真清澈。”
“坚守骑士道,不会被血污迷了眼,恶党。”
雷狮不置可否,眼睛依旧明亮万分。
安迷修摇摇头,似乎在为雷狮的一意孤行而叹息。偶尔一瞥忽地窒了呼吸,他清楚地看到,接触地面的那部分雷狮的身体,正在坚定而缓慢地化为碎片消散。
雷狮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他眼神中的一滞。
两人都不点破,宛如两个老友一般闲聊起了家常。
……不,应该说是斗起了嘴。
雷狮说,你真的很烦,好多次都从中作梗,那几个鶸迟早都是死,你还护着他们干什么。
安迷修反驳,我遵从的道义见不得你这种行径。
雷狮咂咂嘴,你就被这骑士道一直束缚着吧。
安迷修不满,这才不是束缚,你是不会懂得的。
雷狮惊讶,还不算束缚啊?你说不定连人家小女孩的裙子都没掀起来看过。成年了都……哈哈哈啧啧啧,你就万年DT男吧你,纯情小白脸一辈子,还跟女的尬聊,挨人家巴掌,你就只能一辈子处男。这么想想,你的人生真的是惨淡苍白。
安迷修眉头一跳,又不敢用力,轻轻的一拳头,抚摸一般。
“痒,你是猫啊?”雷狮乐不可支。
“滚!”
“这不就快滚了。”
雷狮的无心一句,让气氛又陷入僵局。
头疼地叹气,雷狮装作看不见安迷修发红的眼尾,继续数落他。
你啊,别老是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啥都要保护,向你求救的无论是谁你都保护,那种活不过一帧的弱者你都保护,亲力亲为,好几次都差点把命搭上去!你不嫌累的吗?傻逼一个!傻透了!你为自己活一下你会死啊?那些菜鸟随便踢开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再烦你就要他们的命!真要是骑士,你他妈效忠一个人就够了,一个你欣赏的认可的人!你护着那个人就够了!
“欣赏的?认可的?”安迷修笑得比哭还难看,“你还是对骑士道了解得不够多。就算是向一个人效忠,身为一个骑士,永远不能对弱者放任不管。
“而且,那个人已经不会再有了。
“我欣赏你,我认可你的实力,但你完全背离正义,我又怎么会选择向你尽忠。”
雷狮怔愣,难得茫然的样子悉数落入安迷修的眼,一刀一划刻入心底。
“……谁理你。以后,我定会做个海盗,去掠夺世界上的珍宝,去尽情地驰骋海洋。随心所欲,要做就要做到底,恶也要恶个痛快。”
“那我会成为海军,不论你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抓捕归案。”
雷狮又自顾自地乐了:“海军和海盗?听起来不错。嗯……你这种除恶的态度我不说什么,但执着值得嘉奖……收好了。”
他撑起身子——拒绝安迷修的帮扶——抓住了安迷修身旁的冷流刀,送进了自己的左胸膛。
“恶党?!”
“这样就算死在你的手里了吧。嘁,那些杂鱼怎能配收走本大爷的命。”雷狮满脸傲慢和不屑,转过脸来面对眉头紧锁的安迷修时,又不经意间柔和了眉眼。
“什么恶心表情,搞得跟我欺负人一样。结果就是正义的骑士杀死了作恶多端的海盗。你要是因没能真正亲手铲除恶党而难过,下辈子再追过来杀——不过多半得死在我手里。”
安迷修没搭话,他怔怔地看着正在破碎消散着的雷狮。
“安迷修。叫我的名字。”雷狮攥住冷流的刀刃,他冷得发抖,体内寒意冰封了一切,心脏或许早已停止了跳动,黯紫的眸中却仍旧跃动着不屈的电光。
“快点拔出来,别这样了……”不忍再看曾经威风八面的人此时被冻得直哆嗦的虚弱模样,安迷修抓住刀柄往外拔,可雷狮的力气格外大,冷流纹丝不动。
“再冷一点都没关系。”
让这酷寒再多一些,冷到骨子里,直至触及灵魂。
我能感受到无情的凉意,就说明我还活着。
我也能想起你的眼,每每和我战斗时那双坚冰似的眼。
就会硬生生地开辟出暖意。
而自己,并不知也不愿知这意味着什么。
“叫我的名字。”
“……雷狮。”
被叫了名字的人心满意足地咂咂嘴:“你念出来果然好听。——看你这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特批你说,骂我也好,怎么都行。”
千言万语哽在喉中。
骑士俯身,伸出手来轻柔地覆上雷狮的双眼。
“晚安,雷狮,做个好梦。”
手心渐渐湿润,他看见化归星点的雷狮弯起了嘴角,弧度极大。
掉在地上的锤形元件发出的清脆声响也没能盖住他的话语。
“啊……谢谢。你也是。”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