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全职高手】[双鬼/轩策]Warming a snake in his bosom

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来挽救一下惨不忍睹的双鬼tag。



·私设:蛇轩x兔策——黑树眼镜蛇x银狐兔

·食用说明:有隐晦内容,慎入。

·标题意为引狼入室。


吴羽策瞪大眼睛向后退。

光裸末足不小心踩着刚蜕下来的一截死皮,惹得他触电般跳起,慌乱间失了方向,后脑勺撞着磕着浴室墙壁那铺就了几年的青黑瓷砖,有些疼。

浴缸里躺着的虚空队长无奈地一叹,盯着水面的视线转而投向了本能惊慌的吴羽策,“……抱歉。”

“你抱歉什么李轩。”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的吴羽策用力闭了闭眼。

“吓到咱们虚空副队,盖才捷他们听了还不得大惊失色。”双手划水,李轩游至离吴羽策最近的浴缸边缘,双手环起压在白色大理石面上,露出点笑意。

吴羽策一阵无语,“……你他妈有病吧。”

他抬眼看向浴缸内乖着的李轩。

眼角下有隐约细密的灰棕蛇鳞,竟衬得这入浴男子硬生生多了几分妖邪。水内撒有浴盐,一股海盐味儿逸散室内,安稳舒适且有几分惰慵,蒸腾的水雾遮不掉那浴缸另一端露出的一截蛇尾,长长一截拖在地上。——这就是刚才吴羽策被李轩叫着送衣服,结果一个没注意给踩上去后差点摔跤的罪魁祸首。

“如果你来得及叫住我,让我把你忘记带进来的换洗衣物给放在门口……你这要瞒到什么时候去?”

“走一步算一步。……阿策的动作太快了,根本没给我补充的时间。”

刚完成蜕皮的李轩未能脱离几分原态,薄唇漆黑又向上弯,把吴羽策给看愣了。

“说到底也是你自己造孽,天天唤我把衣服送进来。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天天忘记把自己的干净衣服带进这儿。”嗤嗤一声笑,吴羽策没好气地站起身,绕了一圈帮他把抖落的蛇皮收拾了一下。

路过蛇尾时又是不轻不重收着力道的一脚,引得李轩好一阵闷笑。

“总而言之快点恢——啧,你别靠近我!”

吴羽策简直都快炸了,厌恶而恐惧地推搡着不屈不挠凑过来的身体,奋力挣扎,完全没留意李轩幽黑的蛇眸那一簇暗沉的火。

我族蛇类,遇到反抗的猎物,就会反复攻击直到征服为止。

“放开我,李轩!”

颤抖着被混杂着蛇息的身躯揉进怀里,余光瞥见李轩嘴里半隐不隐、异于常人的锋锐虎牙后眼前一阵发晕。几重刺激下来,吴羽策僵硬着身体,头皮发麻,恨不得把这烦人玩意儿给整个儿切段丢雄黄酒里给予他最大的恶意。

没等他想完,李轩又给他压垮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说呢,阿策,你怎么会反应这么大。”

李轩微微抬起头,偏着头蹭了一下吴羽策头顶的两只被激出来的兔耳。

“是我的食物啊,阿策。”

阿策阿策。

兔耳朵好适合你啊。

你是我的食物,我是你的天敌。

“滚蛋,闭嘴,洗你的澡……李轩你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

冷不丁被拽下浴缸的吴羽策脱口而出一句骂,白色衬衫全被水浸透,黑色短裤更是没法拯救。李轩哈哈大笑,凑上去讨好似的吻他。漆黑蛇信纠缠着吴羽策的舌,后者好一阵皱眉,耐不住地把他推离几分。“你想毒死我?”

“哎,说起来,阿策还不知道我是什么品种的吧?”蛇尾摆动,悄无声息地从身后圈着怀中人,蛇尾末端恶劣地贴着对方那下面穴口附近蹭了几下,粗糙的灰碾了几番,那兔耳唰地竖立好一阵哆嗦。

“你信不信我剁了你下酒,闭嘴。”

李轩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我啊,原形的话大概三米多,接近四米,能轻而易举地咬着站着的阿策的脸颊。”

葱白手指修长,安慰性质地抚摸着其中一只兔耳,顺着绒毛往下滑,倒是收敛了不少本能的攻击性。

“阿策的脸颊软软的。

“不过致死的话,不彻底化成原形还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原形的话……两滴毒液就够了。这种人不人蛇不蛇的样子根本没有办法发挥完整的神经毒素的能力,我想想啊……现在这么咬下去,阿策会和醉酒一样感觉轻飘飘的。”

吴羽策蜷缩起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听着李轩在那儿夹带着私货似是好一个一本正经的科普。

手指从耳朵滑下,来到背脊,挺直的脊椎被李轩的指腹滑蹭。蛇尾盘踞在身下,他能感觉到吴羽策从腿根到足趾整个儿都绷得紧紧,连忙又把尾巴缠上去了些,生怕炸了这只兔儿给他免费来一个兔蹬鹰、啊不,兔蹬蛇。

“醉酒的阿策,似乎没怎么见过啊。”

李轩喃喃自语,看着吴羽策泛红的眼尾,忍不住又馋着砸砸嘴,凑上去亲吻腻歪。

好一阵闹。

他又凑近了吴羽策的左肩,将他衬衫的扣子解开几颗,扒下半边衣服嘀嘀咕咕:“哎,你好白啊,做了几次都感觉很白,感觉更白了。——啧啧,真香,对不住了,谁叫你是食物,反正醉醺醺的阿策也很令人期待。”

吴羽策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尖牙刺透肌肤,只是一瞬他便觉着晕乎得很。

靠。

要不是你是蛇我是兔,你被本能多多少少地给驱使,还被你占了先风。

换做平常,你这么做你试试看?

这条黑曼巴还特地匀出点空来给这被欺压得惨兮兮的猎物进行最后一条科普。


“——黑曼巴一旦发起攻击,是逃不掉的。”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