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凹凸世界】[安雷/魔力学堂paro]初到东玄

·设定·

[雷狮]

魔能射手,隶属天穹学院。

追求梦想的坚定信念,使射手们时刻保持理智,面对再大危险也不动摇。

魔能射手是全员中具有最强法术攻击能力的职业。

他们使用火力对战场局势进行全面压制。

在他们面前,敌人的距离与数量丝毫没有意义,他们将在第一时间将其悉数全灭。

[安迷修]

古武术家,隶属流火学院。

作为古武技人才培养的摇篮,流火学派以侠义立派,每位学生都生性梗直古道热肠。在学派教学的传承熏陶下,每位学员都在向着武道成就之路奋勇迈进。一旦进入流火,就意味着侠义重任在肩,必须有流血负伤甚至牺牲的觉悟。

古武术家是全员中最威猛的职业,有着“战场绞肉机”之称。

他们的出现意味着敌人的灾难。

[雷狮海盗团成员]

卡米尔:

福音医师,隶属撩云学院。

身为全员中最强的恢复系职业,他们掌握的治愈、复活能力,能使整个队伍维持在最佳的状态,不知疲倦与死亡为何物。

该学派的每位学生都堪称礼仪学的典范,随时保持着谦逊温柔的仪表和彬彬有礼的举止。

再加上恢复系咒文的源源不绝,在战斗中,只要有撩云牧师存在,每个人都会放下心来。

佩利:

工程战士,隶属磐地学院。

工程战士是全员中拥有最强抗打击力的职业。
他们凭借从磐地学派土木工程操作和野外勘探过程中锻炼起来的强悍体力,誓与对手周旋到底。

他们是最具独立生存力的职业。作为团队中的大盾,他们熟练使用大锤和盾牌,将同伴们所受到伤害降到最低。

帕洛斯:

阳光猎人,隶属天曙学院。

学派教会学员如何培养宠物、利用自然进行作战。

猎人们常常被要求在各种危险环境中独立生存,长期艰难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拥有了超乎常人的生存能力。

阳光猎人是全员中单体生存能力最强的职业。凭借一手出色的宠物调教技能,可以将单人作战的威力发挥到极限。

他们是队伍中的尖刀,忽视一个阳光猎人的存在,往往就是走向毁灭的前兆。



瑞恩教员抱着个小本儿查看今年入学的孩子们的名单。

“怎么样?”校长贝斯携着一根法杖,乐呵呵地。

“那个总是偷偷溜进图书馆的孩子也在这一期里。”瑞恩抿嘴笑起,笑眼弯弯,珠润指尖在新生K打头的那页纸中寻了个名儿。

“他很有天分,灵舞和撩云的人也或多或少地都有关注过他。就不知道他最后会如何选择。”

“嗯。快到时间了,校长您也去准备一下吧,这里先去迎接一下新生。”

瑞恩鞠了一躬,起身离开校长室。

东玄学院,由六大学院组成,总部便设置在东玄城。

前来就读的新生需要从出云村开始,接受各项意外情况的处理试炼,最后徒步走出出云东郊来到城内报道。

总部预计的时间大概是一个上午,瑞恩前往迎接准备和新生接待员一起,按往常一样稍行等候时,倒是出乎意料地看见已经有几个人,或靠或立或坐,已经在那儿等了一会儿了。

她认识其中站在树荫底下的小男孩,年少便沉静的性子很是令人动容。而且在未达入学年龄时便能偷偷溜进城内的图书馆里去找各种书籍翻阅,也是有一定的实力。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她,略显腼腆地冲她点点头。

“雷狮,你最好祈祷别和我在一个学院。”

“谁要跟你一个学院了,你不配。”

棕发男孩闻言气急,站起身就要捏着拳头冲对方的鼻梁打下去。

瑞恩赶紧将两人分开,冲新生接待员交代了几句,便先带着这些实力强横的家伙们率先入城。

贝斯也没想到今年的新生能有此等实力可以提前完成试炼,这些个人便有了机会和校长亲密接触,谈天说地,叨叨那禅意境地的火鸡在得知了他们殴打了云台原野的七味鸡后突然暴起要来群殴他们,后来才知道这两种鸡居然有血缘关系。

“我希望午饭最好别有蘑菇,我看着各种各样的蘑菇已经快吐了。”

“老大,我觉得那些鸡吃起来应该有点香,反正那些笨蛋还没过来,要不回去一趟捉几只下酒?”

“别瞎忙活,佩利。”

贝斯和蔼地看着那一窝四个叽叽喳喳,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嚷嚷着“格瑞打架”,红发男孩情愫初生,笨拙而真诚地向绿发女孩献殷勤,只孤零零地剩一个被安静包围。

“孩子,祝贺你。”贝斯走近了去和他搭话。

“谢谢校长!”对方先是诧异,后扬起一个笑容。

“有想过自己想去什么学院吗?”

“流火学院。”

“为什么呢?”

“行侠仗义,帮助弱者,我要贯彻师父交付于我的骑士道。”

贝斯一阵唏嘘,“你的师父,是流火学院的首席,他作战英勇,生命的最后一刻摧毁了叛军的秘密据点,是个了不起的人。”

“你认识我师父?”

“怎么会不认识?遵循骑士的道义,唯他一人而已。”


贝斯校长在台上进行着冗长的讲话,雷狮打了个哈欠,借着前面安迷修的身子挡了个视线,眯起眼小憩。

“别这样,雷狮,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安迷修将手背过,不轻不重地推搡他一下。

“他还不尊重我呢,又臭又长,谁愿意听。”

沉默片刻,安迷修坐直了身板,“一会儿就是学院分配,据说是根据每个人试炼中的表现来评判的……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哈,突然对我很亲近啊?”雷狮嘲了一句。

“……别多想,这附近也没我认识的。”年少的骑士先生又有些羞地补充一句,“而且真的,我也不想听。”

雷狮哈哈一笑,“这样就对了,管他什么,不愿听就不愿听。——反正别让我去拉什么破提琴,我可不想接受艺术的熏陶。”

“我倒觉得你可能会去灵舞,改天碰面拉一首啊。”安迷修抓着个点便回嘴过去。

“我看你是分不到流火去了,估计六大学院没一个要你的。”

俩小孩在那儿推推搡搡你一句我一嘴的样子,贝斯在台上看得一清二楚。

他清了清嗓子,示意学院分配的开始。

从最后一名走出出云东郊的人开始,依次往前念。

后来便轮到了熟悉的人的名字。

“佩利,磐地学院。

“帕洛斯,天曙学院。

“卡米尔,”瑞恩停顿了一下,“你的情况比较特殊,灵舞学院和撩云学院都非常适合你的发展。在一切都结束后,将会单独询问你的意见。”

“不用等待那么久,我决定去撩云。”细小而坚定的声音从前排传来。

“这么快就决定好了人生以后的路途,能询问一句为什么吗?”

“大哥需要。”

安迷修听得一愣,回头看向雷狮。

雷狮不动声色地回盯,“有问题?我们四个今后决定一起组队,以我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控场就能将对面清扫干净。”

“……你这发言,乐手们会揍你的。”

他和雷狮几乎是同一时间第一个进场,名字便也挨得最近。

“安迷修,流火学院。”

他没来得及高兴。

“雷狮,天穹学院。”

“冒昧打扰一下,教员。”雷狮在他身后站起身,衣服的褶皱刮蹭了会儿他的头发。

在众人的惊呼中,雷狮端起一把白色的枪,左手拇指往左一摆,按动了什么按钮,那把枪便自行拆解重新组合,一把巨锤握在右手手心,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我对这学院分配没有意见,就问一句,那儿允许使用自制武器吧。”

雷狮懒洋洋地道。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