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凹凸世界】[安雷/魔力学堂paro]琐事

·1·

时隔多年,那帮不得了的小屁孩也经磨砺而逐渐成长。

流火学院迎来那帮的小娃娃还算让人安心:嘉德罗斯常年不见人影——这就是为何在选举首席时他落后于安迷修成为副位的致命根源——但无论哪门课程都是稳居第一;安迷修更不必说,公认的优等生,正义感十足,无论何事只要他能办到必将尽力帮忙,只可惜似乎女孩子们都不太乐意找他。

天穹学院则是一阵鸡飞狗跳:嘉德罗斯隔三差五就跑过来要跟这边的格瑞打架,冰碴子被攻击余波震荡开,经常能形成一阵突发性冰雹;格瑞各种头疼,身为首席不仅要帮助学院的学生们,还要应付嘉德罗斯的突发性袭击,比自己低一届的竹马金在天曙学院也时不时跑过来待着,美名其曰在沙漠待太久了来极地坐坐,每次都抱着捉来的不同宠物冲他展示,还总会被嘉德罗斯撞见唤作渣渣,这两个人又会掐上,虽然说久而久之他们三个竟然还相处得不错,但还是心累;雷狮则是副首席,完全不管事,啥都堆给首席干,安迷修数落他几次都屡教不改,带着自己的海盗团在野外杀叛军杀盗贼,夺回无数珍宝却不充公。

天穹学院的导师经常向流火学院的抱怨。

久而久之,这两个学院便有多一层牵扯不开的联系。

而当不愿透露名姓的、来自灵舞学院的鬼狐先生反映,他好几次看见天穹副席去流火学院睡觉,还拉着流火首席两人去揭取伏魔令去许愿树下许愿去刷各种精英怪后……

“哈,去安迷修那儿睡觉,只是因为嘉德罗斯和格瑞他们毁的宿舍片区刚好有我的而已。”雷狮不以为然,“把他从他的床上踹下去,霸了就好,在哪儿不是睡啊。”

“你闭嘴吧雷狮。”安迷修非常没有好气地一把捂住他的嘴。

雷狮吭哧就是一口下去。


·2·

飞马珀伽索斯,资质万里挑一,橙色顶级。

这是雷狮给安迷修的成人礼物。

“传说中的银独角兽,诞生星辰精华间。和你的骑士身份很般配吧。——虽然我还是想说,你那骑士道蠢得可以。”雷狮不免有些得意,头巾也得意地在脑后垂着晃晃,“恭喜,又老了一岁。”

安迷修抚摸着银白的1级飞马,亲昵地同雷狮换了个吻。

“谢谢。陪我一起练它吧。”

“那你得好好求我,我再考虑考虑。”


·3·

雷狮的捣蛋恶魔并不是安迷修给的,但它之所以变得异常强势,倒是安迷修做的。

激发出捣蛋恶魔所有的天赋,原本已经学会了一招对敌10人的甜言蜜语的它,又学会了其它的天赋技能。

对宠物进行的研究,分明是天曙学院才干的事。


·4·

各大学院之间也会有学院切磋。

流火和天穹两大学院的切磋便是一大亮点。

雷狮不是一个标准的魔能射手,是个标准的天穹人。自制武器雷神不仅能造成巨额魔法伤害,还能切换成锤形进行夹带雷电的魔物双攻。施展技能时肆意而潇洒,威压十足,魔力弹填充能完美瞬发,不卡弹道,不炸枪膛,打出的技能精致瑰丽饱含杀机。所谓“东玄前十”的武器都经过他的手进行改进或是整个儿重新改制——例如嘉德罗斯的剑在嘉德罗斯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改成了棒——威力惊人。

安迷修倒是一个标准的古武术家,但谁也不想面对他自创的双刀流。冷热交替,循环无错,比平常的古武术家能提高一倍的攻速和伤害,抗打抗压。本身的双刀在经过雷狮一个新奇的主意而改进后,冷流便真的是冷流,热流也名副其实:无需安迷修本人发令,双刀自身便能在碰触敌人时掀起暴雪刮起冰碴,又将敌人置于一片熔岩烈狱,如此冷热流一出,闻风丧胆者不计其数。

这两人对上,可是要打上一天的。

对彼此太过熟悉,很难办。

说也好笑,俩刚入学时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嫌牙疼,安迷修正义爆棚,各种对雷狮的行为看不惯。雷狮嫌他手长,管那么多你是我妈啊。于是两人一碰面就噼里啪啦,学院切磋里一旦对上就都下了死手,找了好多次校医,卡米尔也几次被叫来帮忙治疗。也不知是什么任务让两个人居然能腻歪上。

“啊……你说什么任务的话。”

“也不是任务,就是一次在朵拉雪地时误入了高级别的树洞领域。”安迷修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到了我的地盘,我的学院就在旁边。虽然你很讨厌,但我也定要护你周全不是。”雷狮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你那出血量,还碎了惯用手的腕骨,我真的以为你算是废了知不知道,这么拼命!”

“还好还好。”雷狮咧嘴,抬手捏了捏安迷修的耳尖。


·5·

说起朵拉雪地,就不得不提一句雷狮对某些野生怪的亲和力。

音乐虎皮套羊是他们必须击杀的对象。

结果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无可奈何的雷狮,在接近音乐虎皮套羊的时候被羊群围堵起来各种蹭蹭蹭,突然四散开来却还是贼心不改,只见它们的头头特开心地冲过来将雷狮掀翻在雪地上,蹭蹭蹭。

“每次假期结束去学院的时候,还有路过这儿的时候,都会这样。”雷狮艰难地推开羊脸解释道。

后来这任务也完成了,这群羊和它们的头领也没死。

这任务要的是乐谱,雷狮把乐谱搜出来就完事了。

“你把它收成宠物算了。”

“它还是野着好。”

后来,雷狮真正地将朵拉雪地变成了他的地盘。

蓝皮野人们捧着他,争先恐后把开采挖矿来的高级材料给他。

蜂蜜熊崽们捧着他,争先恐后把抢夺挖蜂窝来的蜂蜜送给他。

雪棕熊们捧着他,争先恐后把雪地里各种奇异药草挖来给他。

虎皮套羊们捧着他,争先恐后把各种换下的上等毛皮送给他。

当时的安迷修目瞪口呆。

我靠这恶党作恶多端,为什么能收服这么多人心。


·6·

樱舞仙境是有情人的圣地。

中间长了个能许愿的树。

树下有个丘比特。

安迷修拖着睡得死死的雷狮的头巾,把他拖到了这里。

意图明显。

丘比特却摇摇头说,您的另一半还在睡呢,仪式正规,把他叫起来吧。

安迷修想了想叫醒睡得香甜的雷狮的后果,果断选择了等待。

樱花瓣朵在空中打了个旋,落在香甜的雷狮身上。

他取来一朵完整的花,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雷狮的唇间。


·7·

“如果这么亲下去……”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