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安雷】缠-02

02:雷狮愤然,这个小家伙的脖子在哪里?

01

一个月后,那蛋有了动静。
裂开了条缝,喀嚓嚓的脆响。
“出来吧,迟到的早餐。”
喀嚓嚓了一阵,过程缓慢让人直想昏昏欲睡。
正当雷狮决定好心帮忙一锤下去敲得它扁扁正正长五宽四好一个标准的长方形时,终于钻出来一个小脑袋瓜。
那是一条蛇。
似墨,翠生生的小眼珠滴溜溜地转,红艳艳的蛇信吐了吐,乖乖巧巧地瞧上他一阵,又忙碌着进行未尽的破壳大业。
雷狮不满意。
尽管不满意,但是他并不能拧断它的脖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着小家伙的脖子在哪儿。
他损失了一份美滋滋的营养早餐:打算敲个蛋煎一煎,再敷上美味香脆的猪肉薄片入个味儿。结果蛋没敲成——那闪避指数简直不是个蛋,又不能来一发大的,怕卡米尔又要为修理开支而伤神苦恼好一阵——就临时决定把它搁角落里自生自灭。
他其实真的很期待孵出来个妖魔鬼怪牛鬼蛇神的。
噢,好吧,去掉重复的,他至少直觉敏锐,对了个七分之一。
小蛇总算整个儿从蛋里脱离出来,雷狮伸手懒洋洋地拢了拢蛋壳碎片,又伸出指头,一次一次地,不厌其烦地,把相对完好的蛋壳碾成沫沫,跟个大孩子没两样。
“嘶……”
那蛇高昂起三角状的头颅,殷红吞吐,翠绿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
雷狮完美融入该年龄段,低垂下眼,把手伸过去弹了个脑瓜崩,指尖还沾染了点儿蛇蛋碎屑。
蛇被弹得歪了脑袋,斜了身子,又摆摆正,整个儿骤然一前探,一道黑色细长的鬼电似的,整个缠上了雷狮左手的无名指,一圈又一圈,足足四圈半。
雷狮挑了挑眉,指腹传来冰凉,出生不久的蛇长着大嘴打了个哈欠,脑袋晃悠着立起,蛇信末端触了触指尖,又黏在上头挪不动窝了。
真不怕自己架口锅把它做成桂花蛇饼?撒上香葱,配上兰陵美酒,怎么想怎么都对味得很哪。
他伸指挠挠小蛇的腹部,对方嘶嘶几声,懒骨头似的不愿动弹,整个化身牛皮糖,扯都扯不下来。
“你是不是认本大爷当爹了。”
问话对象没有回答,它也没办法回答。
哈欠是会传染的,还是晌时,雷狮也困成了个大猫团子。
彻底睡过去之前,他迷迷糊糊地想,这条蛇约莫是个母的,沉迷帅哥美色的那种。雷家男丁那么多,总算来个不一样的平衡平衡风水了。
卡米尔推门进去给他端点烤肉串享用时,就看着雷狮倒在地上睡得昏沉,半边俊脸粘着数不清的蛋壳碎片,怪唬人的。而手上的无名指缠着一条蛇,也在困觉。
卡米尔暗想大概是把它留下来了吧,闷不做声走进去放下食盘,不忘打开窗户透透气。
食物的香气牵动了蛇的尾巴。
尾巴垂了下来,末端两道一金一蓝的流光若隐若现。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