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安雷】缠-03

03:雷狮,请温柔地对待每一个幼儿。

02

雷电自心脏迸发,炽热的眼进而变得冰冷,古井无波。
天下着血水,——不,不是天。
他沐浴在内,踩着白柱往上轻跃,伸手握住了皮开肉绽处一段晶莹的骨头。
“你这是何苦呢,呆子。”
他手腕用力,将骨头往外坚定而缓慢地拔,将它剥离,不为谁的惨叫和落泪有所动摇过哪怕一分一毫。

雷狮从地上一个猛子坐起。脸颊有些刺痛,他摸了一把:全是蛋壳碎碎。
手指有点沉,他低头一瞧:哎呦好家伙,这就长了一点儿,这速度,有点快啊。
他晃了晃指,驱逐意味明显。蛇不情不愿地松了松身子,顺着他的手臂溜了下去。
溜到半路就被一把捉着了七寸,雷狮提溜起来,不厌其烦地双手将它拋上抛下。
“大哥。”
“什么事?”雷狮没停下手中的动作,那蛇嘶了一阵儿就没声了,尾巴尖晃出好看的双色光弧。
“……它可能太幼小,还没那个素质经得起大哥你这样对待。”卡米尔款声交代。
雷狮不以为然:“那些夫妻不都这么干的吗?逗孩子。”
……是的了,他们的确是逗孩子,不过没见你这样抛天花板再自由落体下来接着循环往复的。
卡米尔内心竖了一个十字架,接着平静地转移话题:“有名字了吗?”
雷狮单手接住可怜兮兮的蛇,很是随意地把它搭在肩上。
“小丝丝。”
卡米尔内心骇然,一不小心表露在了面部,被雷狮轻而易举地捕捉。
于是雷狮很是愉快地补充:“刚起的,你不说它还没有名字。”
卡米尔揉揉太阳穴。
“好名字对吧。谁叫它嘶个不停。”
大哥开心我就开心。
雷狮很有兴致地把弄着一动不动的蛇,捏着它的尾巴尖,又晃了一阵。
他突兀开口。
“卡米尔,这不是安迷修。
“尽管细节再像也不是。
“安迷修是条白蛇,这个小家伙是黑的。
“安迷修已经死了,皮毛都不剩。”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