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柳切】即使你不再是你[已完结]

即使你不再是你
[CP:柳 莲二X切原 赤也]
[CP:Yanagi Renji X Kirihara Akaya] 
神奈川立海战队在全日本乃至整个亚州东部都是出了名的。 
精准的预判、猛烈的攻击、完美的防御……这些都是普通人所奢求的东西,他们却将它们全都展现了出来。 
毫无死角的战队在日本本州岛的东南部奋力消灭着被病毒所感染的已经无救的人类。他们在战斗时不会拥有名为感情的存在,他们明白,若是有一刻迟疑,那么被感染的他们只会被别人用枪消灭。 
如今的丧尸已经懂得了如何使用武器来同他们的食物作斗争,拥有了初步的智商,作为以前人类的语言表达能力没有退化,因此作为一支拥有丰富的斩杀丧尸的经验的八人队伍,面对今年的这种情况还是有一种踢到了铁板的感觉。 
终于,他们在没有折损一人的情况下顺利地迎来了最后一场战斗。 
立海战队被分配去了日本南部,一个有着洁白海滩的地方。 
他们表面上默不作声地在一家餐馆里吃着干巴巴的饭菜,内心里比谁都对这夜晚的末战紧张万分。 
这个美丽的地方,一旦到了病毒肆虐的时候,便会成为众多优秀队伍陨落的地方。 
如此危险的地方,总部交给了他们立海。 
吃完饭后,立海众人提前到达指定位置潜伏,冰凉的海水润湿了他们身下的沙粒,也将他们的衣服打湿,有了海水的气味的掩盖,丧尸对他们人类气味的敏感度也会下降些许。 终是到了午夜。 
他们只有八人,还有其他队伍在别的地方支持火力、牵制丧失行动,总体差不多百人左右。 这片地方居然蕴藏了三万丧尸! 
他们立刻意识到了他们的位置此时有多危险,原本想靠这个来让自己的潜伏时间加长,可是在三万丧尸面前这是多么可笑,而且还是自断退路的行为。 
幸村和柳生直奔已经有数名同伴驻扎的高楼,胡狼开辟道路,尽可能地为身为狙击手的两位节约子弹,以便让他们更好地拯救受到生命威胁的人类;真田和丸井同其他精英部队正面撼击,一个刀刃无情,一个血剑封喉,不出一会儿两人斩杀的总和已经超过了在场的其他人的总和的一倍有余;仁王作为一名天赋异禀的暗杀者,利用月光下丧尸和人类的影子,几乎是瞬移那般飞速穿梭,搭档柳生在闲暇之余还能辅助他进行暗杀;切原从侧翼强行闯入,已经杀得双眼通红的他拳拳毙命,死去的丧尸连成了一条线,标志着他的运动轨迹——此时此刻他已经孤身一人杀入了丧尸群的中央;柳不慌不忙地用自己的电脑汇总各路信息,唯一不参战的他却是整个战况的掌控者,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仅有三人被感染、剩余未倒下丧尸数量二万八”后,悄悄松了口气。 
丧尸终于在凌晨四点左右成功消灭。 
“今年的……终于结束了。”柳生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将枪支放在身旁,呼出一口气。 
“胡狼,辛苦你了。”幸村笑道,一边打开急救箱给被丧尸的断刀给擦了一下的胡狼上药。 胡狼憨厚地笑着,摸了摸光头:“幸村,谢谢你。” 
仁王从柳生的影子里浮现出来,柳生一把将他拽入怀里,也不管仁王挣扎着说自己出错地方了本该从丸井的影子里出现好好安慰自己的同班好友,硬是将他禁锢在怀里尽情蹂躏。 
幸村和胡狼早就习以为常,只是笑笑,然后便聊了起来。 
另一边,丸井嫌恶地用海水清洗着自己的剑,真田早已清洗完毕,冲丸井难得一笑。丸井被Shock到了,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太松懈了!”真田尴尬地压低了帽檐,隔绝丸井的震惊视线。 
“哈哈哈哈——一切都结束咯!” 
柳收好电脑,在沙滩边找到了浑身是血的切原。无奈地一笑,借着隐隐约约有点发亮的薄云,拉着他来到海边,用海水将他的脸洗净,再将已经备好的衣服给他,让他自己换上,换下来的满是血污的衣服则被柳丢到了一旁不再管——沾染上丧尸任何东西的衣物都必须丢弃。 柳和切原闲谈了一会儿后,便开始检查战场。 
“哎,柳前辈!这里还有呼吸声!” 
切原走在离柳大概六步远的地方,低头仔细检查。发现脚边人还存有呼吸,便蹲下身子仔细查看。 
“赤也!小心!”柳大惊,切原毫无防备的动作让他在下一瞬间抽出腰间的手枪开火射击,但飞速的子弹还是比苟延残喘着的丧尸的利齿晚了一刻,洞穿丧尸脑袋的同时,切原尖叫一声,捂着流血的脚踝。身体的变化让他最后没有丝毫力气再呼痛,倒在了地上。 
他成了今年最后一名丧尸,成为了敌人。 
“染红你……哈,哈哈哈——”切原站起身子,将带着尖刺的手套重新戴上,朝他走来。 
尖利的笑声刮得柳的耳膜生疼。 
柳向切原走去。 
“赤也……”他轻唤。 
切原的脚步滞了一刻,那碧绿色的眸子闪现,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但在下一刻便再次回到了满眼血红。 
柳一把将切原拥在怀里,切原凭着本能感受到了人类的气息近在咫尺,指关节上的黑色手套上的尖刺本能地对准柳的心脏部位,刚想一拳轰下去,不料被力量全开的柳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的切原张口就咬,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躲开攻击,将切原拥得死紧。 
日出了。 
这是一轮象征着丧尸病毒进入休眠期的红日,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希望。 
两个身影在那轮红日之中相拥,悲凉而幸福。 
倾下身子,吻住苍白的嘴唇,用手将他那早已变得无神的双眼合上。即使不再是人类,切原还是那么香甜。 
直到窒息的前一刻,柳才稍稍放开切原,看那血红的了无生机的眼眸,看那毫无血色的脸颊,心里一阵刺痛。 
下一刻,柳将枪口对准切原,扣下扳机的同时,切原的拳头刚好呼啸而至。 
即使你不再是你,我也爱你。 
爱到心痛得无以复加。 
爱迷路的你,独自上路的话一定找不到天堂的路吧。 
真是的,跑到地狱里去该怎么办。 
我和你一起走,你要紧紧抓着我的手。 
不要放开。 
“赤也,力量比以前又有进步了哦。” 
贪恋着那渐渐由红转绿的眼睛,恍惚中,似乎看到他流着泪,摇晃着自己说,柳前辈,柳前辈! 
莲……二。 
他这么哭着说道。 
“我在这里,不要……跟丢了哦。” 
太阳越升越高。 
欢呼声响遍了整个地球。 
又是一个全新的一天。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