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20160521】[全职/魔卡paro]Discovery

[CP:喻黄(索夜)+江周江(浪枪浪)+林方(冷海)+叶蓝]

[梗出处:《魔卡少女樱》日版第66集:《小樱最喜欢的人》]

=食用说明=

不喜误入,脑洞清奇,慎入慎入。

借用大部分原剧情,也有删改以及个人添加因素。

由于回顾到那一集后发现某人的发型跟喻队有的一拼…脑洞大开。

即使借了魔卡,CP设定也不会跟着魔卡原著走!

但这儿是吃樱狼还有艾知(或者知艾?你们懂的)以及桃矢雪兔的。w

OOC会有!

最后,521快乐。


    头顶上的星星挂饰兀地接连爆开,黄少天哪怕定力再好,在经历过深情告白惨被拒后突然听见脑袋上方不停爆炸一样的声响也是吓得有些腿软,发出一声急促的叫喊。

    而他的表白对象,前不久坦言喜欢上他哥的周泽楷,第一时间护着他蹲在原地,替他挡下了挂饰碎裂后掉落的残片,周身在下一刻散发出蒙蒙白光,脚底的星之法阵悄然浮现,白色翼翅从后背诞生,合拢又张开。

    一地狼藉,而这不能用人们所知晓的知识去阐述原因的场面,绝对不能被看到。

    “一枪,我该怎么……啊对了,就这么办!”

    黄少天一拍手,一手揪着自己的T恤领子,另一只手伸进去拿出了挂在脖颈上的星之匙。

    急速念咒,封印解除。

    解除封印的星之杖散发着蓝金色的光芒,黄少天摸出两张索克牌,散至空中,杖尖一指,两张暗色牌同时转化成蓝金色后化为两道似是有了实体的、带着星点的气流——“【幻】!【迷】!”

    变幻诡秘的色彩笼罩一切,绿色的错乱阶梯开始随意地在空间铺就,两者融合创造出了崭新的星辰迷宫,很好地掩盖了黄少天和一枪穿云的踪迹。

    “这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干的事情啊?”黄少天抱怨了一句。一枪穿云的手指无意识地摸上置于大腿根部的黑色枪套内的枪支,红眸中难得划过一丝诧异:“索克。不会错。”

    “可是索克萨尔那老爷们儿不是早就死了吗?哎,让我看看他老人家在哪儿躲着不出来!”

    黄少天闭上眼,感受着这个空间内的魔力暗涌。有自己的,有叶修的——大概是他在挂饰炸开后便感受到了魔力,第一时间想赶过来结果被自己的那两张牌给绕进去了决定强行突破吧——以及,索克萨尔的。在哪儿?在哪儿?他焦急地捕捉着魔力来源的方向,溯着它们,找到了一扇隐藏起来的门。

    黄少天睁开眼,杖尖随之而动:“那儿!”话还没说完就跑了出去。

    一枪穿云微微一愣,随即双翼一振,离开地面,跟着他前去,心绪却不定。


    周泽楷和他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前者只是他的假身份,两者互不往来,只不过周泽楷不知道他的存在而已。这种现象一直到他自身的魔力不足以维持两个“生命体”的存在为止。

    周泽楷,或者说是他,在那天接受了黄少天的哥哥的魔力。

    那年那日,也是这样。

    耀阳之时,索克萨尔的仇家找上了他。

    真是好大的阵仗。

    但他不能退,身后还有一个同他比肩的负伤者。

    极阳的时辰让他的力量发挥到了最低,但枪口仍旧冷静地谱下死亡华章,以一敌百,终是将对方斩杀至尽。

    代价就是,他没有任何魔力再去维持自己这个“生命体”的存在了。

    他认了,很坦然。

    但是。呵,但是。

    多么残酷的词眼。

    他本该离开的,消失的本来是他的!

    一模一样的魔力波动,一模一样的,像水般柔和又坚定不移的,海纳百川,将他整个人圈在了里面,像极了他温柔的怀抱,不管是曾经的他,还是现在的他。

    那次,你离开了。

    这次,你将再也察觉不到我的存在。

    ——“无浪。”

    熟悉的魔力涌入体内,虚幻的形体被重新赋予了真实的权利。

    于是,周泽楷知道了一枪穿云的存在,一枪穿云知晓了周泽楷的经历。

    “纵使你从前的记忆是虚假的,但是,你遇见我后,跟我在一起的记忆却是真实的,不是吗,小周?”

    你感知不到我也无妨,就请周泽楷伴你至最后的最后。

    周泽楷跟我一样,不然,他也就不会拒绝刚才黄少天的表白。

    “我,最喜欢……江。”

    他跟我一样地喜欢你。

    “小天,迟早会找到的。”

    “欺负小天,我揍。”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一枪穿云这一愣,就只能望着黄少天的背影,也恰巧遇到了斩开【幻】的叶修。“一枪,话唠人呢?”对方还是叼着一根草叶,乐呵呵的。“那。”收敛心思,他带着叶修追向黄少天,依旧沉稳,枪王无解。


    黄少天跑得有些气喘,那扇被深紫幕布遮掩的门扉越来越近。


    索克萨尔的魔力,每次都带给他极大的震撼与……信赖感。说起来他都觉得诧异,找到家中的那本魔法书并念完“风”后,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索克萨尔的魔力。索克萨尔死了多久后才有他啊!为什么特别熟悉并潜意识对此非常理所当然?在他没有因一枪穿云的压迫而找到属于自己的星之力量前,他一直在借用着索克萨尔的黑暗力量。黑暗,是个受教育的正常人都知道是不能接触的。但就是新人,就是习惯,就是熟悉地可以掉下泪来引得胸膛阵痛,于是陷得越深,“就让我溺死在这里头吧”,他不止一次这么想。

    当他得以见到索克萨尔时,一种没来由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心脏怦怦乱跳,又是一阵疼。好想为他拢起散下的银发,替他理开一些纠缠在一块儿的发丝。

    然后宁愿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守护他到燕鸟归巢划碎天际金灿浮云,皓月长空时。

    即使索克萨尔的眼被白色的缠带绕裹,他也没来由地知道,那双眼,到底是多么温柔专注的几度清灰。而索克萨尔身后的惨白骨翼,那堕入黑暗的证明,更是几分柔和。

    黄少天也曾兴致满满地找过冷暗雷,索克牌的太阳守护。

    冷暗雷告诉他,关于索克萨尔,他心特脏,曾经堕入黑暗成为了一个邪恶术士,那背后的骨头翅膀就是他一心向魔的铁证。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惹得当时内外动乱。他是一个标准的黑暗术士,沉迷着种种邪恶而危险、被世人严禁的黑魔法,也喜欢这世界上各种稀罕的事物。后来,皇家骑士团的一代剑圣在夏初时找上了他,两人打架,战得旗鼓相当,五五开。那个剑圣是个话跟你一样多的家伙,但打架出奇地冷静,即使还是话不停。

    这么打了几个月,休战时那剑圣开始拉着索克萨尔聊南谈北的,谈着谈着,就谈起了恋爱。啧啧啧,皇家骑士团之星和世界第一通缉犯,因此谈恋爱那叫是个低调非常。

    可是再低调也会有被发现的时候。两个人和万人军马酣战七天,最终剑圣在关键时刻以骑士般的姿态守护在了索克萨尔面前,胸膛被巨剑捅穿,鲜血飞溅,死在了索克萨尔面前。

    “那是索克萨尔一生最悲愤的时刻。他痛恨这乱世,也痛恨着自己,他是这一切的祸水源头。而且,索克萨尔不是光明术士,不会复活与治疗。”冷暗雷耸耸肩,吃掉了黄少天端来的一盘点心。

    “那人就这么死了?一句话都没留?”

    “说了说了,他的最后一句话呀,也很长。”

    “哎,索克,你的表情还能再恐怖点儿吗?抱歉抱歉,今生是没法再陪你了,你就等待那什么——呃,灵魂跳跃还是转移吧。嘿嘿,我希望呀,下辈子能有双蓝色的眼睛……咳,跟、跟初遇时的天空一样……头发、头发金色才好看……别哭呀……”

    ——“相信本剑圣,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个,属于我们的夏天。”

    黄少天微微一滞,不知什么时候,他所收集到的索克牌都微微浮起,围绕着他缓慢地转动着。

    “这些牌,怎么来的?为什么要创造它们?”

    冷暗雷微微一笑。

    “那一仗后,索克萨尔在世人眼中彻底消失。实际上他运用了禁术死亡之门,穿梭空间,潜行在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捡拾、重温着他们的回忆。”

    冷暗雷悬在了空中,在黄少天旁边,伸出食指,一张一张地指着。

    “【花】,是索克萨尔送给爱人的第一枝花,而不是每次往他脸上招呼着的、各个术士都用的极为顺手的剧毒鬼藤。”

    “【翔】,是索克萨尔第一次怀抱着剑圣在空中用他那巨大的骨翼飞行的时刻。”

    “【剑】,是剑圣至始至终都一直在使用的皇家御剑,妖刀冰雨。”

    “【风】,是剑圣每每和不同人战斗时,那灵敏迅速的身影掀起的阵风。”

    “【时】,是索克萨尔凝聚毕生力量创造出来的、想让自己回到当初的牌。”

    “【光】、【暗】,便是两人的化身。你也经历过吧?只有【光】与【暗】在一起时才能被封印。”

    “这些回忆与索克萨尔的私心一起化为了牌,而他也创造出了我和一枪穿云,分掌‘太阳’和‘月亮’,成为了牌的守护。”

    “我说这剑圣到底叫啥啊,不会就叫剑圣吧?”

    冷暗雷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全名我真的不知道,索克萨尔从来没提过他的全名。但索克萨尔临终前,唤他作‘夜雨’。”


    越来越近了。

    他猛地掀开紫色的厚重布帘。

    一个人。

    一个他熟悉的人,正站在专属于索克萨尔的黑暗法阵中央,法阵透着黯金色的光,他又注意到魔力的真正源头,一根金色的太阳权杖,和索克萨尔的“灭神的诅咒”不一样。

    黑色的发,灰蓝色的眼。

    “少天。”

    “喻文州,你为什么——”

    兀地死寂。

    太阳权杖露出血红的锋芒,金发人儿定定地立着,嘴唇微张,蓝眸呆滞一瞬后随即变得愈加空洞无神,身体摇晃,失去控制地坠落。

    “抱歉,就快了。还不能告诉你。”侧臂微弯,喻文州冲着被自己催眠的人儿轻勾唇角。

    ——“少天,已经可以找到我了呢。”

=正篇-END=


=花絮①=

    冷暗雷在黄少天就读的学校的林荫道那儿遇着了海无量。

    他们是一类人,而且,让他感到惊异的是,海无量身上有索克萨尔的魔力波动。于是,冷暗雷就去跟海无量叨了叨,啥都没问出来——虽然聊得挺投入挺开心的——只好暂缓攻势,分享了一块点心,方方正正,上面还有奶油跟小草莓。

    海无量打死都不吃,冷暗雷就耍了个招,把那块方点心一股脑地全塞进他嘴里,整整一块儿,都不带少的。

    于是,这下麻烦了。

    冷暗雷大大被像是醉了一样的海无量死心塌地地黏着已经有好久好久啦。

=花絮②=

    “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了,这样就可以了?”树叶掩映间,一男子斜倚在树干旁,瞥了一眼不远处树下刚被叶修唤起来的黄少天,开口问道。

    一旁的喻文州笑了笑,笑意未至眼底。

    “可以了。做得很好。”

    褐发男子打了个呵欠。

    让挂饰轻而易举地爆裂开来的家伙便是拉着黄少天一行人进星之道玩耍的褐发男,和黄少天的哥哥江波涛同级同班。

    “就快了吧?哎真想跟那家伙打一架!”

    “快了。到时候一枪穿云还需要你来牵制呢,辛苦了。”

    “哈哈哈,包在我身上!”

    褐发男子又猛地捂住嘴,看着下面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到这儿的笑声,随后补充了一句。

    “不过说真的,喻文州,你在学校不叫我一叶之秋,我还真没咋习惯。”

=强行花絮③=

    “又在整理录像了?啧啧,也不录下哥?”

    “黄少天他既是我的好朋友,他还是我的偶像呢!才不录你!”

=END=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