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王者荣耀】[狄芳]狄大人——做坏蛋!

[狄芳]狄大人——做坏蛋
[1-1]
武则天表示,最近地下长安不安好心的魔种猖獗。
狄仁杰表示,女皇陛下我会好好对待魔种们的。
李元芳表示,狄大人,我就是个魔种啊……
狄仁杰表示,对,所以我也会好好对待你的。
“所以……”
“对,这就是为什么我耳朵上会有铃铛的缘故啊!”李元芳欲哭无泪地趴在草丛旁的石头上,冲着孙膑嚷嚷,“说是什么……戴铃铛的,就是狄大人百分百确定的‘无公害’!”
路过的李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狐狸耳朵。
真是……好一个“公事公办”的狄仁杰。
“你就不怕哪天你的属下发现了?”
离开孙膑与李元芳的所在地,优哉游哉地走了会儿路。
李白似是好心,冲着一旁正在检查令牌的狄仁杰开口。
“发现什么?”停下动作,狄仁杰似是不懂。
“发现你只不过是想让他戴上那个铃铛而已。”
[2-1]
狄仁杰回到自己的官邸,发现自己的属下正在愁眉苦脸地蹲在地上,盯着什么直愣神。他走过去一看,原来地上放了一个体重秤。
“看什么呢。”狄仁杰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李元芳的肩膀,对方回过神来,猛地站起身,却因腿麻而一个趔趄地往旁侧一摔,直直地摔在地上,欲哭无泪地,连耳朵都失了力一般地耷拉下来。
“大人……我变胖了!”
“噗。”
“狄大人你笑了!我看到你笑了!”李元芳瞪大眼睛瞪着他,一副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笑的模样。与他相似的眸色,却多了他没有的活泼光彩。
狄仁杰咳嗽一声,掩饰着一闪而逝的笑意后,走上前去搂住对方的腰肢,在一惊呼声中将王都密探一把抱起。
直视着对方圆圆温暖的眸,狄仁杰哑然失笑,空出一只手来揉着对方的耳朵,看着他被触碰了敏感点而浑身一颤。
“放心,我抱得起。”
[3-1]
蓝方——兰陵王、花木兰、周瑜、李元芳、孙悟空。
红方——狄仁杰、嬴政、小乔、妲己、关羽。
他居然不跟狄大人一组!
李元芳有些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孙悟空看了他一眼,从脸颊处拔下一根毛发再一吹:“别恼,看俺老孙给你变个戏法!”
看着眼前的毫毛变成一只老鼠崽子窜进草丛里头不见了,李元芳觉得心累,但也不失礼节地感谢了孙悟空。
中路上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周瑜和花木兰在抵挡着什么敌人。
孙悟空也去中路凑热闹了,而兰陵王一脸沉默地在上路的野区内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自己也只好去下路了吧。
背起轮刃,李元芳迈开步伐向着下路塔跑去。
蓝方小兵已经被清除,李元芳抽出大腿根部外侧别着的小刀,眼神凛冽地冲着小兵招呼而去。又放出蝴蝶镖形状的密探标记,看着它们作用于小兵身上爆炸开来,不由得松了口气,走到外侧草丛处等着下一波己方小兵的到来。
脚步突然放慢,忽地晕眩。
他僵立在原地,无法反抗地被一只手拽入草丛内,摔在了软绵绵的草地上,被一具身躯欺压而上。
身上人的眸色黯淡得危险,透出一种不尽言的妖异光彩。
腰侧顶上了锋利的硬物,他亦明白了什么,抽出小刀抵在对方颈上,压出一道浅痕。
两人相望,一时无言,却又同时笑起,双目中闪烁着对胜利的执著。
“我觉得,比起往常,这样的打斗才适合我们,不是么?”
“狄大人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那么,接招。
[4-1]
长安的案件终于告一段落。
狄仁杰晃着一副手铐,看着李元芳有些困倦地伸了个懒腰,双手举在他的眼前,受鬼驱使般,狄仁杰用那副手铐铐住了李元芳的双腕。
“狄大人?”王都密探受惊地瞅着他。
“你被逮捕了。”
“在下何罪之有?”
“何罪?呵。”
狄仁杰将他的小密探揉进怀里,低低地笑着,又抓起他的一只手,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处。
“诶?”
“李元芳,你以偷窃罪被逮捕。”
对方也不是什么蠢货,反应过来后,耳根和脸颊红通通的。
“胡说八道……在下,从来就没有故意偷走过狄大人的心。”
“因此,绝不是什么恶意偷窃,构不成威胁的。”
“放过在下吧?——念在下初犯的份上。”
狄仁杰好心情地勾起唇角:“不行,当罚。”
[4-2]
是夜,居室内流淌着暧昧的空气。
耳朵因莫名的感觉而高高竖起,李元芳喘息一声,夹杂着哭腔求饶。
猎物进入了准心,又有哪个猎人会放掉唾手可得的美味呢。
“狄大人……放开我……嗯——把、把手铐解开、解开!”
终是受不了身下人的大声叫嚷,狄仁杰有些烦躁地停下动作,些许阴沉地看向他。
下一刻,听到李元芳夹杂呻吟的回答后,他猛地把手铐解开,转而欺压而上,理智全无地长驱直入。
——“戴着手铐的话……啊……就没有办法抱住怀英大人了啊……”
[5-1]
李元芳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撞到了来人,脑袋生疼。
有谁的手在他乱糟糟的发丝间轻抚,
“元芳,下次能不能小心点?非要撞在我心口上。”
[6-1]
武则天看着床铺上的男人悠悠转醒,迷茫地眨了眨眼,复又直立起身子,捂着脑袋,将脸转向自己。
“你是谁?”
纵使有先前扁鹊“遗忘掉所有的概率非常大”的一言,武则天也是怔了些许,叹息。
将自己介绍后,她又补充一句:“卿……名为狄仁杰。”
床榻上的男人更为迷茫。
许久后,缓声开口。

在他面前静静站着的一人忍不住流下泪来。
衣衫凌乱,心肺处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样子狼狈得不忍直视。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已经没有人能看见他了。
透明的水珠从他的眼角滑下,从他透明的脸颊上滑落,摔碎在地板上。
[6-2]
“如果我叫狄仁杰,那么……李元芳又是谁?”

评论(1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