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王者荣耀】[狄芳]正邪双立 0-2

·食用说明·

狄·长安·仁·治安官·杰

李·地下·元·精英杀手·芳

以及其他私设。

进展说不定超级快。

不喜误入。

吱。

最后,身为一只元芳,狄大人,工资什么的多多益善。


·正篇·


零.

    长安,已不再是从前那包容万物的长安了。

    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邪恶的力量正在滋生。

    “你是我在今夜的目标。”

    “到底谁才是谁的猎物?”


壹.

    “当我倒挂在感业寺的银杏树上,脑补明天的菜谱时,那位老人——太古魔导踏入了寺庙。

    “老人咆哮着,称呼对面的高傲女人为不肖弟子和魔种同党。他赌咒发誓,纵使毁灭长安,也决不让长安的奇迹落入魔种之手。老人,他要夺走长安。老人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女人和她的助手处于明显劣势。而老人的后背则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毫无思考地死命甩出了护身飞刀。

    “飞刀甚至无法触及老人,但足以引得他回头来。可他没能杀掉我。瞬间的停滞足以决定战局。女人的咒语完成了,辉煌光芒将老人拖入瞬间——”

    李元芳猛地从床上惊醒,忽地坐起身,一身冷汗。

    太诡异了。他揉了揉鼻梁上的蓝色颜料,它总是在他情绪不稳定时发痒——又在一片黑暗中摸到自己的定制耳机——然而它的作用可能只是好看——伸了个懒腰。

    四周一片昏暗,见不到些许亮光,只有面前走廊的拐角处不知什么东西在外投着萤蓝的幽光,映着他冰蓝含灰的眸子。同发色一模一样的深蓝色的耳不自觉地动了动,他咂咂嘴,口中一股苦味。

    “李元芳。”

    熟悉的脚步声渐近,未等人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声音却在脑中响起。李元芳下意识地后撤右腿,单膝跪地,一副乖顺的听命模样。

    “属下在。”他朗声回答。

    “这是你今夜的目标。”脑海中深沉的声音继续说着,他眼前先是一黑,随后便出现了目标的种种信息。

    “是。”

    脚步声渐远,李元芳这才恢复成原来的姿势,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后,回头望了望自己的床铺。乐声隐约从远处传来,他的瞳下意识地缩了缩,鼻梁上的那道颜料痕迹隐隐发烫。本想拢住自己双耳的双手僵硬地举在半空,整个人犹如提线木偶一般地,复又恢复了常态。

    圆圆的眸望向天花板,不符形象的犀利目光夹杂着些许杀意仿佛要刺透黑洞洞的眼前一切,企图将长安整个儿屠成荒城野迹。

    脑海中回荡着的肃杀旋律,诡异而又刺耳,却激得他莫名杀意肆起。


贰.

    “狄大人,恭喜又破了一桩大案!”

    “就是啊就是啊,咱们老百姓可是出了一口恶气哇!这些不法之徒终于落网了!”

    “狄大人真不愧是神探!整整一百个手印啊……女皇大人估计都要被吓到吧?”

    长安街巷,四处都能听到如此的谈话。

    话题中心依旧是一脸正肃,带着一种漠然而又傲气的笑容,冲着祝贺自己的人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地。

    老百姓们还是太天真,这一切可没有完。

    “各位还请都小心一些,最近的不法之徒越来越猖狂,今天杀鸡儆猴,可能一时半会儿会消停一些。”

    “狄大人办事儿,咱们放心!狄大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真的,狄大人,你比那些将军更有用!”

    “谢谢各位称赞了。狄某不才,先行一步,各位自便。”

    “狄大人慢走啊!”

    狄仁杰报以稍微和善的笑容,点点头,带着自己的部下们离开了。

    应该可以稍微休息片刻了。

    是夜。

    “报——狄大人!贩卖兵器的富豪张广死了!”

    穿着夜行装的下属急急忙忙地跑入府中。

    “什么?带我去看。告诉其他人,五分钟后准时到达。”

    狄仁杰与他飞奔出府,来到了张广家中。

    还未到门前,便能闻得到不舒服的血腥味。狄仁杰连眉头都没皱,走入屋内。

    肥硕的张广难看地四仰八叉在地上,凸着眼球,充满血丝。胸膛被利器划伤后再刺中,手中紧紧握着一把菜刀,似乎是要自卫。房间一片凌乱,血液四处飞溅而凝固产生的血迹到处都是,星星点点,却又被人引导着,在雪白的墙面上汇成了这么一番字。

    ——“狄仁杰,再不收手,今日的他,便是明日的你。”

    “很好,太有趣了。”狄仁杰眸色阴沉,唇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我喜欢这样,真的是太有趣了。”

    他指挥着属下进行现场清理分析,亲自参与收集赃物,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一番清理下衣袖一尘不染,还拿了手帕擦了擦摸过地板的手,当真是些许强迫症作祟。

    “来人。”

    “是!大人有何吩咐?”

    狄仁杰弯下腰,从张广的伤口处小心翼翼地用指尖夹起一根肉眼难辨的深蓝色毛发,递给了下属。

    “保管好,这是目前发现的最为重要的依据。送回府。”

    “是。”

    狄仁杰满意地点点头,递过去后转身继续勘察着。

    身着夜行衣的下属低着头接过那重要依据,目光微抬,冰蓝夹灰的眸中泛起阵阵冷光。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