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全职】[哨向/周江]Aqua&Blood-01

 

    “言谈是邪恶的,它轻的可以随意兴起,却令人难以承受,并且无法被镇压。没有哪句言谈是能完全抹灭的,一旦有许多人说起它,它就具有了某种神性。”

    塞壬王族中的一位老者,曾经这么跟铁了心地想去外界闯荡的江波涛长叹过。那时的江波涛并未做多想,只当是年迈长者对世事无常的感慨万千中,一小部分的怨与惆怅。

    现在想来,是他轻视了,也是他小瞧了。

    头昏脑涨,头痛欲裂。

    虽说昨夜喝了许多半人马族酿造的酒,但以他塞壬千杯不醉的体质,无论如何也落不到身为黑龙的孙翔的那般下场,全是和方明华一起将其他醉了个七七八八的家伙们一起驮回、流回战队本部:撇开两者均是SS级向导不说,身为半人鹿中的佼佼者和整片荣耀大陆数一数二的神医之一,方明华能驮上几个酒品还算过了去了的家伙,并且还能解除他们的宿醉状态。而江波涛,塞壬王族的直系,随心所欲操纵水的本领在几年闯荡来亦是炉火纯青,走个水路,或是干脆召唤附近的水流帮忙带送剩下一两个家伙,也是方便得很。

    “这里是……”喃喃自语,江波涛撑起酸麻的身体从大理石上坐直了身躯,借以整理头发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摸上了耳背,在指尖碰触到冰滑石块的同时稍松了一口气。

    单他一人被锁死在这个小房间内,类手术台的设备在房间的正中央,而他前一秒正躺在上头睡的正香;有一条窄道连接着台子与门口,除此之外的地方均被挖深,淌着熔岩,燃着火焰,空气干燥难有水分存留,这些配置明显针对他的能力而设计。

    江波涛垂闭了眼,由睡转醒的空茫已经褪去,他要做到的便是理一理思路。

    近期,无论是他还是轮回整体,都没有惹上什么人,更别谈什么歪门邪道,老老实实地进行着一年一度物色新人、修生养息的工作,连委托都不曾接过一个。因对战而蓄意报复的方面可以排除。

    敌人如此来势汹汹,甚至不顾他是迄今最强战队之一的副队长的身份,铤而走险并将他成功劫走……而轮回对于向导的保护从未松懈过,不仅人人配有定位手环,进出向导塔更是需要进行身份验证,只能说明轮回内部有内鬼。

    火焰灼着空气越发暴烈,皮肤开始刺痒不适,让他思路一岔,嘀嘀咕咕地:“啊……想念房间里的定制浴缸和海盐了。”

    尤其是周泽楷每周两次用刷子帮他刷洗青鳞的时候,真是舒服死鱼了,天堂啊!毛刷的力道刚刚好,把藏在鳞片间的灰尘和沙粒全都扫走,浑身轻松的感觉真是让鱼舒爽。

    那以前是他一个人干的活计,后来你哨我向两者这么一对上眼,再被咬了那么一口,最后在江波涛豁出去装醉的前提下完成了得寸进尺的本垒打——

    嘛,最后的最后,在江波涛自己在浴缸里瞎扑腾惹得水花四溅的时候,过于陶醉,忘记了没把浴室门锁上的事实,更忘了一会儿还有会议要开的紧迫,在自己的浴室里扯着嗓子瞎唱一气,当起了浴室歌王。

    左等右等最后着实有些发慌的周泽楷带着全轮回的希望和门禁卡飞枪寻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和能量弹推送他扶摇直上九万里,进了向导塔的五楼,一口气刷开了C502的门。

    随心所欲的塞壬的歌唱的确能丢全族的脸,但放在其他生物的耳朵里,依旧是好听并着诡异的存在。

    江波涛恢复原身,定制的浴缸都塞不下他,他只得屈着鱼身。拿着把淘来的小毛刷,使劲儿把近几天沾染的尘土全都刷下去,闭着眼嘿咻嘿咻地唱着从东南轮回走调到西北霸图的歌谣。

    直到一片阴影投射,蝠翼似的耳被熟悉的体温碰触之后。

    塞壬的身份被暴露,唱的歌被听到,这倒不是让鱼难为情的事情。

    但周泽楷,聪明的暗夜精灵周泽楷,轻易地从他的真身联想到了塞壬被全大陆熟知的“千杯不倒”的体质,再想到了彼此的第一次。

    “你装的。”

    哨兵的戏谑情绪毫无遮掩,直接顺着精神链接传输给了有些尴尬的向导,更是让鱼难为情得要命的根源所在。

    然后几近透明的鱼尾便在江波涛情绪失控的当下,带着水花和泡沫,抽打在了周泽楷的腰侧,把毫无防备的哨兵整个儿抽进了和浴室门正对的沙发上。

    这一下可不轻,后两天的周泽楷都是由江波涛苦哈哈地扶着走的——方明华并不想医治这位可怜哨兵的样子——由此引发了轮回私底下的激烈争论。

    江波涛坐在大理石上闷笑起来,他当然知道在吵些什么,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能让枪王臭着脸的事情不多,也算是赚了。

    突兀地,封闭的石门传来了钥匙入锁孔后的转动声。

    他绷紧了四肢,收敛了全部笑意,如出鞘刀锋般凛冽。

    ——有人来了。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