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梨

【王者荣耀】[狄芳]残忍

李元芳作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下属,自是明白狄仁杰究竟有多残忍。
是的,残忍。
他觉得他并没有用错词语形容他。
铁腕、冷酷、无情。
变态一样的强迫症,还是洁癖,重度的那种。
他的上司似是从不知心慈手软如何书写,对待他,从未在什么事上有什么偏颇:该罚的罚,该赏的赏,业绩簿子上时有他被记过的记录,哪年哪月哪天哪时哪处,清清楚楚。而冰糖葫芦酸酸甜甜,还被上司放着冰镇了一会儿,拿出一大把,却又总是告诉他只能吃一根。
狄仁杰下手从不手软。每日的例行切磋,虽是点到即止,但李元芳鲜有将飞镖横在他动脉处的机会,然后,又是清冷嗓音谈吐出来的直戳心窝的锋利,和骤然上升却又能停留在身体酸痛不至崩溃的训练量。
而狄仁杰之于狄仁杰,仿佛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训练量略扫一眼都令李元芳汗毛倒竖。
李元芳知道,他的上司不似当年那般强势,实力卡在了一个瓶颈上,却破不开。
没日没夜处理着公务后,保证日常巡逻的同时还要给自己进行魔鬼训练,意志力强得令人直心疼。

一次在外奔波三天三夜都没合眼、夹带着风尘回归的狄仁杰,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过来。
第二句话,带上计时器。
他的上司走去静房,让他压着腿。
——一分钟计时仰卧起坐。
“48个。”
“嗯,再来。”
“52个。”
“差劲。再来。”
“58个。”
“……呼。继续。”
“6、69个。”
纵然疲惫,那眼依旧是锋利得仿佛能洞穿他的灵魂。
“别骗人了。多少个?”
“69个。”
“到底多少个?”
“69!”
狄仁杰兀地笑了,笑得李元芳浑身发冷,却又理直气壮地看着他。
“李元芳。”他唤着他的名字,“我的身体在如此几次后早就没有办法达到69个这种高度,你以为把计数交给你了我就不清楚?顶多只能达到近60个这样的地步。好了,再——”
那听话的魔种突然起了身去,迎着上司难得愕然的目光,跨坐在他身上。双眼汪着星辰雨露,耳朵高扬,看似幼小的白皙双臂环抱着人,发着抖地说,狄大人,别这样,算我求您,别再折腾您的身体了。

三千言语归为叹息。

细碎的啄吻,从额头,再到眉心。
“我知道了。”

所以,大人能获得之后的如此蜕变,实属理所当然。
魔种血统作祟,他吵着嚷着说我要跟大人来一场!
“案庭可不是你撒泼打滚的地方。”
李元芳不服气地跺脚。
谁的手冰冰凉地,从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揉捏着他的腰侧?抽出来后甚至恶意地转而向他下身摸了去,倒也不急着直捣黄龙,灯笼裤下手形勾勒,带有几分不明意味地,狄仁杰捏起了他的大腿根。
“想跟我玩?”
有谁的膝盖卡进了对方的两腿间,隔着裤子,抵在下身,缓缓摩挲了一番。
好看的眉毛挑起,促狭地。
报告未开始之前,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人在这里。
似是漫不经心地亲吻着耳根,狄仁杰的低沉一句惹得李元芳当即浑身燥热了去。
“等下朝。”

他很过分。
真的很过分。
所以……

李元芳跟在狄仁杰后方,听着他讲话。
悄咪咪地移了位置,冷不丁地迅速啄了一下对方的指尖。
“…!”
本来负手而立向群臣考察季度收益,结果手指猝不及防被什么东西舔了一下,惹得狄仁杰声音一顿。迅速反应过来后,他清清嗓子,微不可闻地抛给李元芳一个狠厉眼色。
收到眼神的李元芳心底暗暗发笑,表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又不动声色地站到该站的位置,双耳愉悦地上扬几分。
姑且一丝不苟地进行下去,终是迎来结束,狄仁杰卷起竹简狠狠往李元芳头上一敲——熟悉的力道。
李元芳说,哎好痛,我又干什么了呀?
随后捂着被敲的地方,努力压下笑意,扁扁嘴巴满脸无辜得很。

“乱亲什么?瞅不到这里是哪儿?最近是不是越来越嚣张了?”
“我就想亲亲你。——忍不住。”
闻言,狄仁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能看到那双眼蕴藏的野兽目光,扼住他的咽喉。
猎人端好了枪,他成为了目标。
之后的亲吻就成了顺理成章。
那根本就不叫亲吻,几乎就是野兽之间单纯的撕咬。
满嘴血腥,却使得双方更加兴奋。
黏稠的空气变得暧昧十足。
衣衫不整的狄仁杰。
衣衫齐整的李元芳。
李元芳坐在狄仁杰身上,吮咬着狄仁杰的脖颈,复而到锁骨,解开他的衣衫,一路往下亲吻,甚至不忘逗弄狄仁杰的胸靄前。
“学得挺快。”
“用力点,一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脸红了?——想起来了?”
“我就是这么把你逼疯的,元芳。”
狄仁杰气息不乱,倒是变了法地压了声音去羞他臊他。
李元芳淡定不能了,发泄一般,用力往下坐了坐。
狄仁杰的眼忽地就暗了下来。
“以下犯上?”
“李元芳,谁给你的胆。”
狄仁杰动了。
原本占据主动方的下属浑身发抖地软了身子。
好似隐匿着的毒蛇突然发难,一口咬住了为了生存而先前奋力反抗着的狐,毒液融进体内,蛇鳞毫不留情地碾过那狐的尾巴根,它那最要命的敏感带。
李元芳在狄仁杰的身上瘫靄软下来,被剥了个精光。
狄仁杰在他身上的每寸肌肤上都留下了或轻或重的痕,李元芳的腰靄肢忍不住地前后动了动,就觉着自己坐着的那处,有什么东西抬了起来,顶着他,而狄仁杰的气息突然就紊靄乱了去。
他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但他又笑不出来了。
李元芳深知这样的后果是如何。

腰酸背痛。
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记录着欢靄爱的痕迹和感受。
他湿漉漉地把头靠在狄仁杰的肩上。
他的上司特别残忍,一次次都准确无误地、都恶狠狠地顶撞在那一点上,他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哭喊着呻靄吟,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狄仁杰从来就没有放过他。

现在也一样。

“感受到了吗?”
李元芳看着狄仁杰,早已失焦的眼里含着的全是泪。
受了蛊惑般地抬起了自己的手,又被温柔地捉着,缓缓移到了李元芳的下腹某处。
毒蛇吐信,舌尖触着猎物的耳,发出死亡的低语。

“我顶在这里。”

END.

评论(6)

热度(102)